美国光伏行业对组件需求量激增
发布时间:2023-12-23 15:48:37 浏览量:0

  调查表明,美国光伏行业在2022年安装的光伏系统装机容量与上一年相比有所下降(除了户用光伏系统以外),其原因是光伏开发商难以应对各种政策和全球供应链仍持续中断的影响。行业专家表示,美国光伏行业在2023年将继续受到贸易壁垒和供应链不确定性的困扰,但对光伏行业将从《削减通胀法案》中受益持乐观态度。

  

  预计《削减通胀法案》提供的税收抵免将激励美国光伏制造业的发展,因为该行业正在为美国总统拜登的行政命令在2024年6月到期做好准备,该命令将暂停两年美国商务部对进口光伏组件的调查所产生的新关税。

  

  美国商务部在2022年12月2日宣布,对从东南亚四个国家进口的光伏组件是否规避关税进行调查,并将做出初步裁决。这一声明对美国光伏行业的发展是一个打击,因为光伏组件供应的不确定性导致计划在2022年安装的一些光伏项目被取消。

  

  美国发布的所谓《防止强迫劳动法》(UFLPA)也影响了光伏组件的采购。根据路透社在去年11月报道,一份记录请求表明,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在去年6月21日(该法律生效之日)至10月25日期间扣留了1,053批进口的光伏组件。

  

  调研机构Wood Mackenzie公司高级分析师Sylvia Leyva Martinez表示,美国光伏行业在2023年的发展前景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今年发布的光伏组件总出货量,但由于缺乏透明度,使得该公司进行的这一预测变得困难。

  

  Martinez指出,根据媒体的报道,一些被扣留的进口光伏组件可能释放,但他表示很难获得有关情况的原始数据。

  

  Martinez说:“我们预计到2023年第二季度末,光伏组件总出货量将恢复正常。我们仍然不知道美国光伏市场将如何发展,但根据初步消息,一些扣留的光伏组件已经释放,希望到2023年下半年会有更多光伏组件可用。”

  

  美国光伏产业协会的总法律顾问兼市场战略副总裁John Smirnow也指出,UFLPA法规带来供应链的不确定性是导致美国光伏行业波动的主要因素。

  

  Smirnow说:“我们开始看到一部分光伏组件被释放,这是一个积极的发展,但仍有大量的进口光伏组件被扣留,因此这一过程存在不确定性。那么怎样才能让企业证明他们的进口光伏组件符合UFLPA法规?我们认为这些公司能够做到这一点,但他们需要海关部门的明确指导。”

  

  Smirnow认为,UFLPA法规加上正在进行的美国商务部调查以及由此产生的对美国国内制造业的转向,将是美国光伏行业在2023年面临的挑战。

  

  然而,他认为美国光伏市场发展将从2022年开始好转。他说:“然后,随着更多的光伏组件制造工厂在2024年和2025年上线运营,我们希望将会减少这些供应链的挑战,我们希望到那时美国光伏行业的发展开始加速。”

  

  根据Wood Mackenzie公司和美国光伏产业协会(SEIA)在去年12月发布的美国光伏市场2022年第四季度洞察报告,由于美国商务部初步裁定几家公司违反了关税的法规,预计这些公司在2023年将会面临下行风险,尽管美国商务部在今年5月1日之前不会公布对此案的最终裁定。

  

  Martinez表示,她预计美国总统拜登的行政命令将在2023年和2024年之前避免美国商务部关税调查带来的重大影响,但她对这一行政命令到期之后的光伏组件供需平衡感到担忧。

  

  企业战略的重新配置迫在眉睫

  

  光伏开发商DSD公司首席运营官Robb Jetty表示,该公司和美国光伏行业都经历了政策波动带来的巨大影响,因为这涉及到光伏组件的进口,对他们来说相当混乱。

  

  Jetty说:“但自从2020年下半年以来,全球供应链总体上一直面临挑战,全球范围内的各种光伏部件的库存量开始减少,而且这种情况还在持续。”

  

  Jetty表示,航运和卡车运输的劳动力短缺等供应链中断导致DSD公司和其他光伏开发商放弃了即时采购战略,转而批量采购光伏零部件,以确保价格的确定性和供应的确定性。

  

  此前,光伏行业专门将这一策略应用于光伏组件的采购,以便利用可再生能源项目的投资税收抵免规定,并通过在该项目的零部件上投资足够的资金来确保这些特定年份的税收抵免,使可再生能源项目有资格开始建设。

  

  Jetty说:“现在我们基本上已经采取了这种策略,并将其应用到光伏项目所需的许多其他光伏组件上。我们已经签署了大量采购订单,并预付了采购屋顶光伏组件的定金。”

  

  Jetty表示,对于DSD公司正在安装的200个屋顶光伏系统,该公司已经支付了一笔定金,以确保这些订单能够得到履行。

  

  他:“这为我们带来了光伏组件供应的确定性,并锁定了采购价格,以保护免受过去几年经历的供应链波动的影响。”

  

  尽管Jetty认为《削减通胀法案》为光伏行业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推动力来应对不利影响,但他认为供应链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恢复正常。

  

  他说,“全球供应链波动带来的影响不会很快消失,我们正在处理光伏组件可用性的最长交货时间。”

  

  Jetty还认为,《削减通胀法案》将推动光伏行业的增长需求,而在2024年6月的关税禁令到期后,美国光伏行业将面临供应短缺的情况。Jetty还表示,美国在未来18个月几乎不可能建立可靠的国内供应链来满足这一需求。

  

  Jetty说:“在这段时间内,美国国内光伏组件生产能力不可能满足开发商开发光伏项目的需求。”

  

  他指出,美国规模******的光伏组件制造商First Solar公司生产的光伏组件供不应求,其订单已经排到2024年之后。

  

  Jetty说:“美国根本不可能有足够的光伏组件产能,或者没有足够的产能来满足《削减通胀法案》可能将带来的市场需求,我们将在未来几年继续依赖进口的光伏组件。”

  

  Smirnow还表示,时间是建立美国光伏组件供应链的******障碍,其中包括制造商为新工厂选择具体地点所需的时间。由于目前面临的不确定性,他预计美国光伏组件生产商在2023年将重新配置供应链,改变生产流程,并就价格进行谈判。

  

  Smirnow说,“这是一个时间因素,由于通过《削减通胀法案》,我们将在美国看到强大的光伏组件制造基地,我们对此很确定。这只是一个问题,但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解决?”

  

  《削减通胀法案》在2025年之前将为光伏系统提供30%的投资税收抵免,而在这一法律出台之前,其比例为26%,并在2023年降至22%。而光伏开发商证明其开发的光伏项目采用的钢铁和制成品都是在美国生产的产品可以获得额外10%的税收抵免,安装在主要依赖化石燃料行业的社区或附近的光伏项目也可以获得10%的税收抵免。

  

  因此,光伏行业的吸引力大幅提升,与此同时,光伏组件的供应链正变得越来越不确定。

  

  调研机构德勤公司美国可再生能源业务主管Marlene Motyka表示,尽管美国的许多计划安装的光伏项目在2022年被推迟,但她认为几乎没有什么光伏项目被直接取消,市场需求也没有真正受到抑制。

  

  Motyka表示,对风力发电设施和光伏系统提供税收抵免的延期支持了市场增长。他说,“一些预测表明,到2030年,该法律将激励安装525GW~550GW的公用事业规模的清洁能源发电设施,这比我原先预计的300GW要高得多。”

  

  美国光伏行业对未来发展表示乐观

  

  美国能源部光伏技术办公室主任Becca Jones-Albertus对发展光伏组件制造业的能力更为乐观,并预计到2025年将构建非常强劲的国内供应链。

  

  Jones-Albertu说:“在2024年6月之前提高光伏组件产能是一个积极的时间表。但我认为,现在说能否实现这一目标还为时过早。”

  

  她补充说,尽管美国商务部的初步裁定发现有证据表明调查的东南亚的光伏组件供应商正在规避关税,但没有发现对其他不利的证据,而且发现规避关税的这些公司也有时间重新配置其供应链。

  

  Jones-Albertus认为,《削减通胀法案》的通过为美国光伏产业的成功扩张奠定了基础,部分原因是消除了目前国内光伏制造的一些障碍。

  

  她说,美国有大量石英矿,这是制造多晶硅的材料,多晶硅是生产光伏电池的关键组件。美国光伏制造行业扩张面临的挑战是经济方面的,例如美国劳动力成本上升,以及对制造业设施的环境监管更加严格。

  

  她说:“这就是《削减通胀法案》中提供的制造业生产税收抵免可以如此强大的原因,因为它们针对不同的供应链环节,提供的税收抵免可以直接抵消在美国制造光伏组件的更高成本,使美国制造业与进口产品相比具有竞争力。”

  

  Jones-Albertus表示,在《削减通胀法案》法案于去年8月通过之后,直到12月16日,已经有一些厂商宣布计划在美国建设17个新的光伏制造设施,拟议建设的光伏组件生产工厂产能超过75GW。



<

中步擎天新能源(湖北)有限公司

光伏行业知识

美国光伏行业对组件需求量激增

发布时间:2023-12-23 15:48:37 浏览次数:0
  调查表明,美国光伏行业在2022年安装的光伏系统装机容量与上一年相比有所下降(除了户用光伏系统以外),其原因是光伏开发商难以应对各种政策和全球供应链仍持续中断的影响。行业专家表示,美国光伏行业在2023年将继续受到贸易壁垒和供应链不确定性的困扰,但对光伏行业将从《削减通胀法案》中受益持乐观态度。

  

  预计《削减通胀法案》提供的税收抵免将激励美国光伏制造业的发展,因为该行业正在为美国总统拜登的行政命令在2024年6月到期做好准备,该命令将暂停两年美国商务部对进口光伏组件的调查所产生的新关税。

  

  美国商务部在2022年12月2日宣布,对从东南亚四个国家进口的光伏组件是否规避关税进行调查,并将做出初步裁决。这一声明对美国光伏行业的发展是一个打击,因为光伏组件供应的不确定性导致计划在2022年安装的一些光伏项目被取消。

  

  美国发布的所谓《防止强迫劳动法》(UFLPA)也影响了光伏组件的采购。根据路透社在去年11月报道,一份记录请求表明,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在去年6月21日(该法律生效之日)至10月25日期间扣留了1,053批进口的光伏组件。

  

  调研机构Wood Mackenzie公司高级分析师Sylvia Leyva Martinez表示,美国光伏行业在2023年的发展前景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今年发布的光伏组件总出货量,但由于缺乏透明度,使得该公司进行的这一预测变得困难。

  

  Martinez指出,根据媒体的报道,一些被扣留的进口光伏组件可能释放,但他表示很难获得有关情况的原始数据。

  

  Martinez说:“我们预计到2023年第二季度末,光伏组件总出货量将恢复正常。我们仍然不知道美国光伏市场将如何发展,但根据初步消息,一些扣留的光伏组件已经释放,希望到2023年下半年会有更多光伏组件可用。”

  

  美国光伏产业协会的总法律顾问兼市场战略副总裁John Smirnow也指出,UFLPA法规带来供应链的不确定性是导致美国光伏行业波动的主要因素。

  

  Smirnow说:“我们开始看到一部分光伏组件被释放,这是一个积极的发展,但仍有大量的进口光伏组件被扣留,因此这一过程存在不确定性。那么怎样才能让企业证明他们的进口光伏组件符合UFLPA法规?我们认为这些公司能够做到这一点,但他们需要海关部门的明确指导。”

  

  Smirnow认为,UFLPA法规加上正在进行的美国商务部调查以及由此产生的对美国国内制造业的转向,将是美国光伏行业在2023年面临的挑战。

  

  然而,他认为美国光伏市场发展将从2022年开始好转。他说:“然后,随着更多的光伏组件制造工厂在2024年和2025年上线运营,我们希望将会减少这些供应链的挑战,我们希望到那时美国光伏行业的发展开始加速。”

  

  根据Wood Mackenzie公司和美国光伏产业协会(SEIA)在去年12月发布的美国光伏市场2022年第四季度洞察报告,由于美国商务部初步裁定几家公司违反了关税的法规,预计这些公司在2023年将会面临下行风险,尽管美国商务部在今年5月1日之前不会公布对此案的最终裁定。

  

  Martinez表示,她预计美国总统拜登的行政命令将在2023年和2024年之前避免美国商务部关税调查带来的重大影响,但她对这一行政命令到期之后的光伏组件供需平衡感到担忧。

  

  企业战略的重新配置迫在眉睫

  

  光伏开发商DSD公司首席运营官Robb Jetty表示,该公司和美国光伏行业都经历了政策波动带来的巨大影响,因为这涉及到光伏组件的进口,对他们来说相当混乱。

  

  Jetty说:“但自从2020年下半年以来,全球供应链总体上一直面临挑战,全球范围内的各种光伏部件的库存量开始减少,而且这种情况还在持续。”

  

  Jetty表示,航运和卡车运输的劳动力短缺等供应链中断导致DSD公司和其他光伏开发商放弃了即时采购战略,转而批量采购光伏零部件,以确保价格的确定性和供应的确定性。

  

  此前,光伏行业专门将这一策略应用于光伏组件的采购,以便利用可再生能源项目的投资税收抵免规定,并通过在该项目的零部件上投资足够的资金来确保这些特定年份的税收抵免,使可再生能源项目有资格开始建设。

  

  Jetty说:“现在我们基本上已经采取了这种策略,并将其应用到光伏项目所需的许多其他光伏组件上。我们已经签署了大量采购订单,并预付了采购屋顶光伏组件的定金。”

  

  Jetty表示,对于DSD公司正在安装的200个屋顶光伏系统,该公司已经支付了一笔定金,以确保这些订单能够得到履行。

  

  他:“这为我们带来了光伏组件供应的确定性,并锁定了采购价格,以保护免受过去几年经历的供应链波动的影响。”

  

  尽管Jetty认为《削减通胀法案》为光伏行业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推动力来应对不利影响,但他认为供应链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恢复正常。

  

  他说,“全球供应链波动带来的影响不会很快消失,我们正在处理光伏组件可用性的最长交货时间。”

  

  Jetty还认为,《削减通胀法案》将推动光伏行业的增长需求,而在2024年6月的关税禁令到期后,美国光伏行业将面临供应短缺的情况。Jetty还表示,美国在未来18个月几乎不可能建立可靠的国内供应链来满足这一需求。

  

  Jetty说:“在这段时间内,美国国内光伏组件生产能力不可能满足开发商开发光伏项目的需求。”

  

  他指出,美国规模******的光伏组件制造商First Solar公司生产的光伏组件供不应求,其订单已经排到2024年之后。

  

  Jetty说:“美国根本不可能有足够的光伏组件产能,或者没有足够的产能来满足《削减通胀法案》可能将带来的市场需求,我们将在未来几年继续依赖进口的光伏组件。”

  

  Smirnow还表示,时间是建立美国光伏组件供应链的******障碍,其中包括制造商为新工厂选择具体地点所需的时间。由于目前面临的不确定性,他预计美国光伏组件生产商在2023年将重新配置供应链,改变生产流程,并就价格进行谈判。

  

  Smirnow说,“这是一个时间因素,由于通过《削减通胀法案》,我们将在美国看到强大的光伏组件制造基地,我们对此很确定。这只是一个问题,但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解决?”

  

  《削减通胀法案》在2025年之前将为光伏系统提供30%的投资税收抵免,而在这一法律出台之前,其比例为26%,并在2023年降至22%。而光伏开发商证明其开发的光伏项目采用的钢铁和制成品都是在美国生产的产品可以获得额外10%的税收抵免,安装在主要依赖化石燃料行业的社区或附近的光伏项目也可以获得10%的税收抵免。

  

  因此,光伏行业的吸引力大幅提升,与此同时,光伏组件的供应链正变得越来越不确定。

  

  调研机构德勤公司美国可再生能源业务主管Marlene Motyka表示,尽管美国的许多计划安装的光伏项目在2022年被推迟,但她认为几乎没有什么光伏项目被直接取消,市场需求也没有真正受到抑制。

  

  Motyka表示,对风力发电设施和光伏系统提供税收抵免的延期支持了市场增长。他说,“一些预测表明,到2030年,该法律将激励安装525GW~550GW的公用事业规模的清洁能源发电设施,这比我原先预计的300GW要高得多。”

  

  美国光伏行业对未来发展表示乐观

  

  美国能源部光伏技术办公室主任Becca Jones-Albertus对发展光伏组件制造业的能力更为乐观,并预计到2025年将构建非常强劲的国内供应链。

  

  Jones-Albertu说:“在2024年6月之前提高光伏组件产能是一个积极的时间表。但我认为,现在说能否实现这一目标还为时过早。”

  

  她补充说,尽管美国商务部的初步裁定发现有证据表明调查的东南亚的光伏组件供应商正在规避关税,但没有发现对其他不利的证据,而且发现规避关税的这些公司也有时间重新配置其供应链。

  

  Jones-Albertus认为,《削减通胀法案》的通过为美国光伏产业的成功扩张奠定了基础,部分原因是消除了目前国内光伏制造的一些障碍。

  

  她说,美国有大量石英矿,这是制造多晶硅的材料,多晶硅是生产光伏电池的关键组件。美国光伏制造行业扩张面临的挑战是经济方面的,例如美国劳动力成本上升,以及对制造业设施的环境监管更加严格。

  

  她说:“这就是《削减通胀法案》中提供的制造业生产税收抵免可以如此强大的原因,因为它们针对不同的供应链环节,提供的税收抵免可以直接抵消在美国制造光伏组件的更高成本,使美国制造业与进口产品相比具有竞争力。”

  

  Jones-Albertus表示,在《削减通胀法案》法案于去年8月通过之后,直到12月16日,已经有一些厂商宣布计划在美国建设17个新的光伏制造设施,拟议建设的光伏组件生产工厂产能超过75GW。

上一条:2022年光伏组件出...

下一条:装机潜力不可估量,2...



© 2024 中步擎天新能源(湖北)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